权威专访:后面的小麦该怎么收?手里有小麦的该怎么办?

  权威专访:后面的小麦该怎么收?手里有小麦的该怎么办?今年夏粮收购整体情况如何?有哪些新趋势、新动态?农户和市场主体应如何应对?记者采访了郑州粮食批发市场研究预测部部长申洪源。

  在河南省此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河南省粮食和储备局副局长徐富勇表示,今年河南省夏粮收购呈现“三高一快一稳定”的特点,即小麦产量高、质量高、价格高,市场化收购进度快,价格在高位相对稳定。

  申洪源表示,河南是全国粮食主产区之一,其夏粮收购所呈现的特点基本反映了全国水平。

  就全国而言,在数量方面,今年小麦表现出近几年以来最好水平。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22年全国小麦播种面积34443万亩,同比增加76.2万亩,增长0.2%;小麦单产394.2公斤/亩,同比增加2.9公斤/亩,增长0.7%;小麦总产13576万吨,同比增加128.6万吨,增长1.0%。

  在品质方面,受访收购企业普遍反映,今年小麦表现出容重高、杂质少、毒素低、理化指标好等特点,企业收购等级普遍在2等以上。

  在价格方面,小麦初上市时湖北等地开秤价格多在1.5-1.52元/斤,后随着收割范围北移,主产区多地开秤价格逐步提升到1.55-1.58元/斤,总体呈现高开高走局面。6月中旬后,主产区收购价格有所回调,至7月下旬,市场均价基本在1.54元/斤左右,但依旧处于历史高位。

  在收购方面,目前进度快于去年同期,随着购销不断推进,收购同比增幅逐步收窄。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网站,截至7月15日,主产区各类粮食企业累计收购小麦3731万吨,同比增加169万吨。

  目前,夏粮收购正由南向北陆续展开,收购工作准备充分,组织有序。在申洪源看来,除产量和质量较去年明显提升之外,今年小麦在市场购销环节还呈现四大新动态。

  ——开秤价格创历史新高。今年各类型企业对小麦收购的开秤价格均在1.5元/斤之上,而去年同期开秤仅为1.2元/斤左右,价格提高约0.3元/斤,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。

  申洪源认为,导致价格如此之高的主要原因,一是农户种粮成本提高,抬升了售粮的价格预期;二是小麦的市场价格在今年3月创新高,当时价格主要集中在1.65-1.68元/斤,个别地区甚至达到或超过1.7元/斤,在后续部分国储库小麦轮换招标采购竞价中,应标价格也超过1.6元/斤,进一步提高了市场的心理价位;三是企业对于高品质粮食的集中需求,助推初上市时的小麦价格。

  ——饲用采购数量明显减少。申洪源表示,新小麦上市后,由于开秤时价格过高,比玉米价格高出约0.15元/斤,饲料养殖企业在采购时相对谨慎,虽然后期玉米和小麦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,但由于养殖存栏数量减少、总体饲料加工用量降低,饲料养殖企业继续扩大采购的动力明显不足。而在去年同期,玉米价格比小麦价格高出约0.26元/斤,小麦的比价优势明显,引发饲用消费大增,并吸引饲料养殖企业大举收购小麦。

  ——农户分散售粮情况普遍。申洪源表示,往年农户多将所收小麦交给粮食经纪人或村头粮点,而今年这种情况有所减少,有相当部分的农户自留小麦,并自主择时售粮。虽然这体现出农户的主动性更强,但也需要面对较大的市场价格波动的风险,以及因存储设施不利带来的存粮损耗风险。

  ——中间贸易商业务难度提升。今年企业的挂牌价格和农户售粮的心理价格预期非常贴近,让粮食中间商业务极为难做。

  申洪源表示,对于小散农户来说,前几年不论是小麦产量多少、质量好坏或是市场价格高低,多是在新麦收割后就交给粮贩或是经纪人,然后外出务工,好的情况下经纪人或村头粮点在售粮时能有0.06-0.08元/斤的价差,一般情况也有0.03-0.05元/斤价差。但今年基层粮点的购销价差仅能维持0.01-0.02元/斤之间,一旦遇到行情波动,甚至会亏钱。中间贸易商也是如此,例如,如果在6月初按照1.56元/斤收的小麦,到7月下旬每斤账面亏损0.02元,考虑到资金利息、损耗和其他的仓储用工成本,每斤净亏最少在0.04元。

  针对夏粮收购现状,申洪源表示,无论是农户、贸易商,还是加工企业,均应理性购销,规避因盲目冲动带来的市场风险。

  对于农户,申洪源建议,如果要自行存粮并择机销售,首先要评估仓储设施是否完善合规,避免因设施问题导致虫蚀鼠咬、发霉变质,特别是入伏以后气温湿潮,如不能及时进行熏蒸杀毒和通风降温的话,简易存放的粮食极易变质,进而影响到将来的售价。如果要待价而沽,需合理设定心理预期价格,太低恐难收回种植管理成本,但也不宜过高,超出市场公允的价格水平。

  农户应如何设定销售价格?申洪源表示,可以参考三方面情况,一是周边加工企业的收购价格和收购标准要求;二是周边企业收购进度和完成情况;三是周边乡邻手中的存粮情况,再根据当前当地的价格情况来进行合理的销售预期。

  申洪源特别建议,农户不要“赌市场”“赌后市”,不要“这山望着那山高”,也不要总想着“摸顶”,因为这样做的风险远远大于收益,也容易丧失本该有的售粮机会。

  对于贸易商,申洪源表示,根据当前的市场动态,不建议贸易商“做库存”,最合适的方法是根据下游销售确定上游收购,“随收随走、快进快出”。如果一定要收储一部分小麦为明年上半年做准备,建议等到9月份以后,根据市场形势再做决定。

  对于加工企业,申洪源表示,可以合理设定原粮库存,不建议无条件扩大库存。后期(至年底)小麦价格虽然还有回升的空间和机会,但回升的“道路”也充满不确定性。其中,最大的风险是终端消费层面,宏观形势的变化对于面粉消费的影响在前些年已完全体现,今年也不会有更好的形势,掌握一定现金流可以应对各种突发的变局,而一旦现金变成原粮库存,则更容易处于被动局面。

  将本文“分享到朋友圈”或点亮右下角“看过”图标!这就是对我们的最大鼓励!

上一篇:国家卫健委:7月10日新增本土确诊46例、本土无症状306例
下一篇:深圳南山区沙河街道疫情中高风险范围调整